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授權翻譯]崖に落ちそうな二人のどちらを助けるか、という質問

[授權翻譯]崖に落ちそうな二人のどちらを助けるか、という質問

以上為授權圖>W<

原文: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552593

原作:ゆーし



這篇的自然弓組全員都超可愛,だざはる的互動也很有趣,喜歡日常互懟(?)系的姑娘請務必看看!!
內含些微だざはる/高春成分,不適者請自行注意呦!


行前說明:

*出於個人喜好,文章中提及的稱謂皆保留原文

*句末註記之詳細內容皆列在最下方,如有誤譯,請不吝賜教

*希望喜歡這篇小品的姑娘也到P站去打分+收藏,支持原作者喔~



以上都OK請往下




                                 



崖に落ちそうな二人のどちらを助けるか、という質問




我是国木田独歩。

最近這間圖書館流行著某個問題,我想聽聽看館內文豪們關於這個問題的看法。

那個問題、「懸崖邊有兩個人快要掉下去了。現在是只能用單手勉勉強強抓住某人的狀態。若是幫助其中一人的話另一人就會直接墜崖吧。那麼你會選擇拯救誰呢?」就是像這樣的問題。

至於問題中那兩個人,名字會換成在被提問者心中佔有重要地位的人物。

誠然,這是個老套又陳腐的問題,但因為它的答案十分有趣,又能展現出被提問者的本性而在圖書館裡的部分文豪之間造成了話題。

雖然想要立刻就去取材,不過在那之前先用熟悉的對象試試看也不錯,就來問問站在那裡的島崎吧。

「島崎、能讓我取材嗎?」

「怎麼了?国木田」

「假如我跟花袋兩個人都快要跌落到懸崖下,你會選擇救誰?順帶一提,要是救了其中一人的話,另一人就會因為力氣用盡最後落海而死喔。」

「什麼呀那個問題?」

「好了好了~」

島崎一臉不可思議的看了我之後,用手撐著下巴一動也不動地開始了思考。

沉默。

沉默。

然後沉默。

你考慮太久了吧、島崎。

當我開始感到愕然的同時,經過一段漫長而無言的時間後終於得到了回答。

「剛才試著想像了一下,不過不管想像了多少次都是當我在問快要跌下懸崖的你們現在是什麼感覺的時候,兩個人都掉下去了。該怎麼辦好呢?」

還真是非常島崎藤村式的回答,我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頹喪地垂下肩膀時,似乎因從旁路過而知道了事件全部經過的花袋抓住了我的手。

「独歩!也問我一下那個嘛!!」

糟糕了、被麻煩的傢夥抓住了。

我半放棄地也對花袋問了同樣的問題。

「…我知道了。那麼、島崎跟我都快要跌到懸崖底下的話你會怎麼做?」

「兩邊都要救!」

秒答。

「…所以說、是在只能拯救其中一方的情況下」

「那個也不知道是不是100%的不是嗎。所以我要找到兩邊都能得救的方法!」

對用力地握緊拳頭,眼中閃著粼粼亮光說著話的花袋,「嗯那樣就好」我這麼回答。








好啦,重新打起精神出發去取材吧。

抱著要是去食堂的話說不定會看到誰這樣的想法往那個方向前進。

食堂裡面,佐藤春夫、太宰治、谷崎潤一郎正在談天說地。…不、為了佐藤的名譽著想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佐藤只是被太宰和谷崎糾纏住了、那個情況。

看見了我的身影,佐藤舉起手向我打招呼。

「哎呀、国木田。你怎麼自己一個人、真少見。」

「正好在取材中吶。」

「哼ー嗯、什麼樣的取材?」

太宰表現出興趣滿滿的樣子詢問我、乾脆就這樣對太宰提問好了。

「那就從太宰開始回答我吧!」

「嗯?我知道了」

「佐藤跟芥川都快要跌到懸崖底下去了。這是只能用單手勉勉強強抓住人的狀態。而且、能救下的就只有一個人而已。你會選擇救誰?」

「誒?」

好了啦好了啦快點回答吧經過我那樣地催促、太宰想也不想地秒答了。

「當然是芥川老師啦!」

喔喔、真是意外。果然師父還是敵不過被拿來當成神一樣崇拜的對象嗎。真令人感興趣。

在考慮著這樣的事情時,太宰接著說了完全在我意料之外的話。

「然後我會跟春夫老師一起跳進海裡!沒問題喔老師、我們一起死吧。那樣一來我和老師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我拒絕!」

佐藤用單手制住了試圖抱過來的太宰。

 

嗯、說起來這傢伙就是這樣的人呢。我也只能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佐藤而已。

被冷淡對待的太宰雙頰都鼓了起來,一副非常不滿的様子詢問佐藤。

「如果是老師的話會怎麼做?我跟芥川老師快要跌到懸崖底下的時候您會選擇救誰!?」

「那樣的話、當然是芥川啦」

「秒答!?」

「選擇救助太宰的可能性大概只有1%」

還真是被告知了相當過分的事呢太宰。果然佐藤也對太宰非常苛刻。

但是、不知為何太宰卻「居然有1%嗎!真的非常感謝您、老師」這樣說著,高興地跳起來。

這段師徒関係還真是相當複雑。

要是問佐藤問題的話最好不要用這兩個選項比較好,我這麼想著,把選項換成別人後再度詢問佐藤。

「佐藤」

「什麼事?」

「如果、換成太宰跟谷崎的話又如何呢?」

佐藤微微一笑、斬釘截鐵地說了。

「不管哪邊都不救」

對這個回答谷崎十分不滿。

「等一下呀春夫さん。這個情況下選我不是正剛好嗎。為什麼不選擇救我呢?」

「反正你們這兩個人、即使真的落海大概也死不了」

我明白。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自己完全能理解佐藤的意見。

說起來機會難得,也向谷崎詢問一下好了。

「谷崎」

「怎麼了呀?也想問我一樣的問題嗎?但是我啊、就只有春夫さん這一個選擇喔」

對著十分得意地谷崎、「那…」我問出了問題。

「佐藤跟、永井、你會選擇救誰?」

看啊怎麼樣。如果是這個選択題的話就會迷惘吧。我明明是這麼想的、但意外地這個問題谷崎也秒答了。

「那種事情不是早就決定好了嗎」

「哦、你會怎麼選?」

谷崎容光煥發地答道*1。

「為了能盡情享受春夫さん痛苦的表情、我會救荷風老師」

「…真是讓人受不了」

看到佐藤疲憊不堪地喃喃自語、不由得開始稍微同情佐藤了。

輕輕拍了拍佐藤的肩膀、有位新人物靠近了。是高村光太郎。

我最近才知道,生前佐藤和高村似乎有聯繫。佐藤會拜訪高村的工作室,並且是從那個時後才開始繪畫的樣子。雖然高村是雕塑家,不過有時也能看到兩人在畫畫。

不管是對誰都展現出兄長氣場的佐藤,就只有跟高村在一起時像弟子一般,這種関係性非常令人感興趣。正因如此、這位新的來訪者會給出什麼回答很令我在意。這樣一來可不能不去取材呀。

機會難得,對高村也提一下同樣的問題吧。

「高村」

「怎麼了?独歩くん」

「佐藤跟宮沢都快要跌到懸崖底下去了。這是只能用單手勉勉強強抓住人的狀態。好了、你能救下的就只有一個人而已。你會選擇救誰?」

「怎麼了?突然間」

「啊、好像最近很流行喔,這個問題」

佐藤替我補充説明。高村很感興趣地聽完後、「原來如此啊…春夫くん跟賢治くん嗎…」如此嘟囔著開始了思考。

高村的回答說實話想像不出來。嘛啊、太宰和谷崎的回答在某種意義上我也沒想到就是了…。

高村似乎非常煩惱,看上去答不出來的樣子。而後注意到這個情況的佐藤向他搭話。

「高村さん、不用跟我客氣喔。」

「…是嗎?抱歉啊春夫くん。那我選擇救賢治くん吧」

喔喔、會這樣發展啊*2。

「不過作為代替」

「作為代替?」

「要是春夫君墜崖的話、我也會跟你一起跳下去的所以原諒我吧」*3

「高村さん…」

面帶微笑的高村與變得稍微高興一點的佐藤互相凝望對方。

不對不對、給我等等。

雖然乍聽之下這好像是段佳話、不過歸根究柢這跟太宰的回答不是一樣的嗎?只有表現方式不同嘛。

太宰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件事、毫不猶豫地擠進高村和佐藤之間。

「春夫老師、怎麼跟我回答的時候反應差這麼多?歸根究柢高村さん跟我的回答根本就一樣呀」

「因為說的人不同啊、沒辦法」

「…確實如此。啊、太過分了!老師!!」

哭着糾纏佐藤的太宰。掛著滿面笑容關注著那邊的高村。看著那個情況一副開心的樣子的谷崎。

結論、佐藤春夫與他身邊的人不知怎地全員都好奇怪。








「国木田、取材怎麼樣了呀?」

從食堂回到自室的時候、再度遇到了島崎跟花袋。

島崎畢竟是島崎、一定是在跟我分開的地方不停展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取材攻撃了吧。感覺似乎十分開心。

「一言以蔽之…」

想起了在食堂發生的事。

「一言以蔽之…?」

「我啊、跟你們成為朋友真是太好了」

島崎與花袋歪著頭,用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著真心誠意地這麼說的我。











END

 



*1:原文為[光悦した表情で谷崎が答えた。]

才疏學淺不知道光悅該怎麼翻譯(掩面)

*2:原文為[おお、おうなるのか。]

不確定原文意思,個人感覺可能是有錯字??

*3:原文即為春夫君,非特意更改稱謂




 
评论
热度(19)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