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某個意外的春天

大家好,這裡是R。

因為N子閉關去了,這裡暫時由在下代理。

之後會陸續放上已經徵得N子同意公布的文。

第一次用手機在LOFTER發文,希望格式不會亂掉。


以下正文。







我從教室後方往前走,挑了一個中間的座位。

這節是全班一致認為無趣到睡不著的課之一,特別是換了新老師後,連以往那些會認真聽課的好學生都變得精神渙散。
我兩眼發直的盯著講台彎彎曲曲的木紋,放任思考暴走,幻想著那是張價值連城的藏寶圖,下方還有一小行密密麻麻的字寫著:去找吧!我把所有的財寶都放在那裡了。
由於過於沉浸在白日夢中,我絲毫沒發覺紅髮與黑髮的二人組從我面前走過。

意外的是,宣讀無聊題目這一例行事項被跳過了,今天的寫作題目難得的可以自訂。不過充其量也只是等待老師分發好作文紙並離開的時間被縮短了而已,該做的作業還是要做。
前方的兩人默契的同時拿出紙筆,競速一樣的寫了起來。
沒有打算成為賽車選手的我用抽籤的方式從柯羅戴(某種烏克蘭冷凍肉)、成吉思汗以及奧賽羅棋裡選中了成吉思汗。

這是一個戰略上的失誤。
在拿出有一半以上都是空白的筆記本後,我得出以上結論。
似乎沒有能運用的素材,難道我要試著寫寓言嗎?
算了。
這麼想著的我花了十五分鐘把攀雀們那些梨型的巢和戰爭扯上關係,然後毫無歉意的拿出PSP。
按下跳過開頭動畫的鍵,我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時鐘,順帶收穫令人發暈的閃光畫面。

對方毫無芥蒂的露出笑容,讓紅髮的孩子大大鬆了口氣,原先黯淡的表情也頓時明亮許多。

對了對了,打發時間的話,光是打遊戲也很無聊,偶爾觀察一下自己的同學也不錯。

這兩個人因為太常一起出現,搞的我現在都快認為他們是綁售商品了。

嘛,畢竟都到這種程度,說不定實際上也是呢。至於他們的名字……唔,說實話我不太記得啊,印象中大約是叫做鬼太郎和安心院?

「吶,承太郎。」

啊,沒錯,長得比較高的人影確實是那個有名的承太郎,然後個子比較矮的那個好像叫做天上院吧。

「嗯?」
「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

天上院低著頭對承太郎道歉了。
喂喂,你道歉的對象搞錯了吧?
我像是看到了目標是希望船兔美號這樣難以達成的東西而差點大叫出來。
搞什麼啊,要在遊戲初期完成這種任務是絕對不可能的啦!
承太郎似乎也和我看法一致。
啊別誤會了,我指的只有道歉那方面而已。
畢竟我和承太郎那個傢伙可還沒好到能一起交流遊戲心得啊。
不如說全校也只有天上院能和承太郎正常交談吧。

「……真是夠了。」
「不過花京院,我覺得這樣也沒什麼。」

喔喔,我想起來了,應該是花京院才對,隔壁班的天上院可是個從不遵守「上課時要舉手發言」的問題學生呢。
我一邊忙於推進遊戲劇情,一邊不時瞄他們幾眼。
哎呀,終於有新進展了。

「……我有這麼任性嗎?」
沒錯沒錯,你終於發現了啊,身為百分之百純天然局外人的我深以為然的點著頭,順道默默的以肯定擊中藍字以示贊同。

花京院似乎有點沮喪,真難得,果然是因為承太郎在的緣故吧。

「是啊,可是我不討厭。」

……居然投這種力道強勁的直球!!
我略微愕然地瞥向他們,連一直動個不停的搖桿都停了下來。 
果然花京院立刻變得滿臉通紅。 
下一秒,花京院就用長長的瀏海遮住臉,但我輕易的從他微微泛紅的脖子看出他明顯害羞了。 

嗯,還是當作沒聽到吧。
我實在擔心自己的耳朵會在某天來上學的時候和我說再見。 




 
评论
热度(12)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