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某個必然的夏天

這裡依然是R。

敬告各位,本次TAG雖然有承花,但是承太郎沒有出場。

對這方面苦手的觀眾請三思。


公告一個好消息:N子在八月初就能回來了。


在下的LOFTER代理時光大約也快要結束了。

所以之後會在代理任期結束前多多上來發文。

每次用手機發文都要認真祈禱格式不會亂掉。

下次還是老實地用電腦吧。


以下正文。





已經到了一般年輕人開始夜生活的時間,但這間位於鬧區的酒吧還是異常冷清。
花京院正是看中了這份難得的安靜,才會在一次也沒來過的酒吧裡喝著金青檸。

先生,您的新加坡司令。
身穿紅黑相間制服的酒保遞上一杯色調簡潔優美的雞尾酒。
彷彿聽見無聲的詢問,酒保善解人意的為花京院補充說明:坐在角落的那位客人請您的。

他靠著吧檯,微微側過頭,不動聲色的將角落裡的人影上下打量了一遍。
雖然在這裡看見舊識有點驚訝,不過對方是那個人的話卻又覺得不出意外。
他慢悠悠地喝乾金青檸,接著端起面前新鮮出爐的新加坡司令,直直朝著比吧檯周遭更加光線不足的昏暗角落走去。

這裡的櫻桃白蘭地挺不錯的。
拉開布滿黑白方形的座椅,花京院在角落人影對面從容入座。
可笑,明明根本連動也沒動一口。
對方毫不掩飾的哼了聲,偏過頭狠惡惡的吐槽,筆尖造型的耳環也隨之搖晃。
作勢欲與其對飲,即使知道對方不會隨之起舞,花京院依然自顧自的舉杯,下一秒杯中那些被燈光染得暗紅如血的酒液頓時消減了大半。
這樣如何?如此回敬,花京院眼尖的在一片黑暗裡發現對方臉上一閃而逝的驚訝。
是鈴美君說的?
明明是標準的問句,語氣卻沒有絲毫好奇,花京院小幅度的歪頭,好像醉了又像是沒醉。
怎麼可能。
對方一臉不快,抱著速寫本的手明顯更為用力。感覺只要再稍微等一等就會看到青筋暴起。
我想也是。
快把你的爛攤子接回去,鈴美不該受到那些困擾。
對方的眼睛憤怒的像是要噴出火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心情極度不佳。
這個辦不到。不過……岸邊君要是肯代替她的話,也不是不能考慮。
花京院玩味的直視著眼前暗自恚怒不已的後輩,同時耐心等待答覆。
真是個惡趣味的傢伙!岸邊露伴這麼想著,心不甘情不願地開了口。
……幫我支付去參觀禪摩寺懲戒菩薩的費用。

行啊,那麼鈴美君那邊就麻煩你了。花京院爽快的說,這次要把痕跡消抹得徹底一點。
哼,就算消息沒有走漏,以他對你的了解也能很快找到你吧?
露伴像是再也無法忍受客戶惡劣態度的業務員般猛地站起,座椅發出巨大的匡噹一聲。

 
人為製造出來的噪音迴盪在整間店裡,但酒保卻聽若無聞,持續專心地擦著手中的玻璃杯,彷彿不把每只杯子都擦到光可鑑人誓不罷休。 
幸而這間酒吧實在極其冷清,把酒保包含在內時在場人數也只有三人,否則他們兩人大概會因為打擾到其他客人的安寧而立刻被請出去吧。 
 
所以才需要你們幫忙啊。 
嘴角勾起一條完美的弧線,花京院像個孩子般地笑了。 
數句尖酸刻薄的嘲諷已經溜到了露伴唇邊,爭先恐後的想擠出他的嘴,但最終他說出的卻只有一句單薄的:花京院典明,你好自為之。 


 
评论(1)
热度(15)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