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愛をこめて指輪を

愛をこめて指輪を


*沒有任何意義的警局PARO
*只是個小段子
*作者有病(?

就算遲了幾天還是要祝SPW生日快樂(*´▽`*)

雖然是史皮特瓦根的生賀但是內容卻是承花呢(土下座

還有很多寫不完的大長篇填不完的坑,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_(:3 」∠ )_

少數的一發完結簡直心塞(。


以上都OK請往下








今天是四天連假結束後的第一個上班日,大街上的行人幾乎都像是從一場漫長的美夢裡醒來,一臉不情不願。

唉,果然是藍色星期一。

但是波魯納雷夫沒有時間感嘆,眼看快要遲到的他風風火火的跳上家門口那台閒置已久的銀色摩托車,一路狂飆趕到局裡打卡。
待他確認自己已經踩點成功後,他鬆了一口氣並抬起頭。

舉目所及的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正常的不開心著,除了他眼前的這一個。

眼前的紅髮警官心情顯然異常的好,好到不停傻笑。

“老天啊!花京院,你能不能不要笑了?”
波魯納雷夫半真半假的抱怨著。

好吧,他承認自己每次看見好友笑成這個樣子就會有強烈的危機意識,因為那樣表示多半有某個倒楣孩子即將大難臨頭了。

“怎麼,難道我不能笑嗎?”

 
“……我的意思是你笑得讓我毛骨悚然。” 
 
荒木警局裡唯一的犯罪心理側寫師聳聳肩,哼著小曲轉身泡咖啡去了。 
 
花京院才抬手拿起他專用的櫻桃印花瓷杯,站在正後方的波魯納雷夫就眼尖的發現了他手上的白金戒指。 
 
“哇~~花京院你怎麼突然帶起戒指了?之前不是還一直嫌戒指很麻煩不肯戴的嗎?” 
秉持著有八卦就是要扒一扒的優良心理,堪稱作死小能手的波魯納雷夫大呼小叫地追問了起來。 
 
“嘖,看不出來嗎?這是訂婚戒指。” 
紅髮警官放下馬克杯,大方秀出自己的戒指,順帶給了同事一個混合了炫耀跟鄙視的眼神。 
 
花京院居然訂!婚!了!!! 
 
波魯納雷夫彷彿被雷劈到一般,震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其驚嚇指數大概比當初聽見當紅影星安納蘇其實是變性人時還更勝一籌。 
 
“這個戒指是我跟承太郎一起選的……很不錯吧!” 
花京院一臉幸福的看著手上的飾物,笑的周圍好像都開滿了花。 
 
戀愛中的人們都像傻子。 
這句隨處可見的名言倏地撞進波魯納雷夫腦海裡。不得不說這句話真是符合現在的情況,也許我們還可以誇張點說,這話可真符合波魯納雷夫剛剛領悟到的人生哲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誰先求的婚啊?話說你啥時要結婚啊?怎麼都沒告訴我啊?你該不會也沒告訴雪莉吧?!真是太不夠意思了!!

面對一連串機關槍似的話語,花京院只淡定的回了一句:“我有發短信給你。”


於是乎被好友一秒句點的銀髮青年從包裡拿出手機一看,毫不遲疑地說:“那啥……花京院,我好像欠費了。” 





FIN

 
评论
热度(17)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