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アンサイズニア

アンサイズニア



*跟萬聖節一點關係都沒有的萬聖賀文
*只是個小段子
*作者有病(?


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初次嘗試ABO,請多多指教(掩面)

此篇為之前發布的警局PARO - 愛をこめて指輪を的後續,不過好像看不出來的樣子(遠目

由小達比擔當主視點,CP含量為2/3的承花和1/3的DJ,沒有R18描寫,小朋友也可安心服用喔(真劍顏

最近致力於一發完結,大概是因為達成後會莫名的有成就感(?)

再次提醒,此篇為ABO設定,請對此苦手的觀眾慎入。



以上都OK請往下











黎明將至。

這是大多數人都還沉浸於黑甜鄉的時間。

但在今天的第一束光照進房間以前,泰倫斯就已經離開溫暖的被窩,開始他忙碌的一天。

小時候總覺得早起很吃力,還常常導致自己全身痠痛,對這兩個字簡直討厭的不得了,不過一旦習慣了這樣的作息就會覺得早起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

雖然肩頸處那種熟悉的酸麻感依然讓泰倫斯深受其害。

出於職業操守,他無視了自身的不適,敲了敲面前的華美房門。

房裡靜悄悄的,沒有人回應,不過這不妨礙泰倫斯準時為他的雇主-人稱司法界新星的迪奧‧布蘭多-送上豐盛的早餐。

按照慣例,開了門之後屬於Alpha的信息素撲面而來。

若要問泰倫斯他那位尊貴的雇主是否在宣示主權,他會給你一個不摻水的白眼,因為答案任誰都看得出來。

但是他得承認,就算他是個Beta,而且親身經歷過許多次,踏入一個整個空間都充斥著濃烈的Alpha氣息地方依舊讓他不太舒服。

一如既往,他在床邊的小桌上擺好餐點後迅速離去。

除了出於健康因素的考量,泰倫斯身為一個聰明又善解人意的執事絕不會打擾雇主和戀人一起用餐的時光,況且他也不打算涉入別人的家務事。

光是上次不小心聽到一小段Live版的後果就已經讓他累得夠嗆了,說真的,要是再有類似情況發生,泰倫斯一點也不懷疑自己會不會人間蒸發。

正當執事先生高速解決一件又一件的工作,順便偷偷腹誹主子的時候稍微撇了一眼行程表,頓時想起今天下午要以遊戲會友。

「嗯,稍微有點難辦啊。最近太忙了,根本沒時間練級。只好祈禱花京院也一樣忙了。」

放下園藝剪轉而拿起遊戲機,泰倫斯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盯著螢幕上不斷升級的角色猛瞧。


午後。

泰倫斯用精確到以秒計算的程度準時到達花京院的住處。

房子的外觀和上次來拜訪時沒有太大的差別,唯一的改變是門邊多了一盆綠意盎然的小型植物。

大概算是某種整人新手法吧。泰倫斯還在打量盆栽時,門突然被打開了。

這種提前應門的行為讓泰倫斯不太適應,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三步。

一陣風帶來對方身上的氣味,泰倫斯認得這個味道,一個Alpha的味道,當然他也認得氣味的主人,花京院的戀人,最近還升格成了花京院的婚約者。

但是他只和對方打過幾次照面,並非很熟,所以他不清楚對方的姓名(或許是空條Q太郎?執事先生不負責任的猜測道。),也只依稀記得對方是個眼神銳利的男子。

如同泰倫斯的記憶所示,眼前的男子眼神十分銳利,彷彿可以看穿人心。

但泰倫斯沒有這樣就被嚇倒,他默默觀察起對方。

穿著一件黑色無袖上衣,長褲是與之相反的雪白,頭髮微亂。對方身上有超過三種的氣味,泰倫斯辨認出了煙味,海水的味道等,其中也有屬於花京院的味道,不過大多被對方本身異常的強烈Alpha氣味所掩蓋。

對於在短短一天之內受到兩個強烈的Alpha氣味洗禮,優良執事小達比君表示:我了個去,這日子沒法過了。

回過神來,泰倫斯發現眼前的男子一臉不悅的瞪著他。「有什麼事?」

「我來找花京院。他現在不在家嗎?」

用異常兇惡的眼神打量了泰倫斯幾秒後,男子一聲不吭的甩上門。

失去了觀察物的執事把注意力重新轉移回他十分中意的盆景植物上。

泰倫斯可以指天指地發誓,他絕不是為了忽視屋內不斷傳來的詭異聲響才做出這個舉動的。


「天啊,原來已經到這個時間了!承太郎你應該早點叫我起床的...什麼?泰倫斯現在站在大門口?!」

「砰噹砰噹!匡咚匡咚!」

此時的小達比君已經把這盆海星花來來回回看了五百一十五遍,連花瓣上有多少花紋都數清楚了,但關鍵的友人一直不肯出現。

說真的泰倫斯並不想確實的知道這兩人剛剛到底在做什麼,光是等待的時間就能讓他明白事情的全貌。


「抱歉讓你久等了,泰倫斯。」

友人為了自己的姍姍來遲向他道歉。

「沒關係,我不介意。」

雖然小達比君說過不少謊,但這句可是實打實的真心話。作為一個注重體面的執事,泰倫斯很高興自己的朋友來應門時儀容整齊,標誌性的紅髮像剛在美容院做完整套護髮過程。

「比起那個,我今天還想痛快的打幾場PVP呢,」泰倫斯晃了晃手上提的大包包,裡面塞滿了遊戲。「不請我進去嗎?」


之後是兩個遊戲大師之間血肉模糊的廝殺。


喔,好吧,其實泰倫斯沒有很認真的在操作角色,這也解釋了為何平時兩人的勝敗總是五五分,這次卻一面倒向花京院。

不是泰倫斯不想認真,而是因為房子裡的通風似乎不太好,導致花京院身上沾染的強烈到足以把兩人的Beta氣味都掩蓋的Alpha信息素讓他心神不寧。

雖然因為職場特殊的緣故,泰倫斯也經常沾染上差不多濃厚的信息素,但這不表示他能習慣。

如此明顯的戰績讓花京院皺起眉,伸手作了個暫停手勢。

「泰倫斯,身體不舒服要老實說啊,這樣打遊戲多沒意思。」

被冤枉(?)的某人剛要開口反駁自己即使生病也能保持水準,那個渾身煞氣的男子就像算好時機一樣走進房間。

「晚餐想吃什麼?」彷彿這個空間裡沒有名為泰倫斯的人似的,被執事擅自改名的男子走到沙發旁,親吻著紅髮的魔物獵人。

「唔、」花京院思考了一下,「選你想吃的吧!對了,泰倫斯你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餐?」

「不了,我等會兒還有事。」泰倫斯義正嚴詞的拒絕了邀請。

開玩笑,清單上還有一大堆工作還沒做呢,而且泰倫斯很滿意自己現在的生活,一點也不想變成食人海星的盤中飧。


”噓,晚上不要打攪他們啊。”

走出友人家的執事對蜷縮在門廊前的貓兒小聲的說。



FIN?





小達比表示:老是有Alpha威脅我,這日子沒法過了(翻桌ING

作者表示:老是寫不出應景的東西,這日子沒法過了(被歐啦

FIN(笑)

 
评论
热度(17)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