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幸せなユメを見たんだ



幸せなユメを見たんだ

 

*現パロ注意

*作者有病+文廢注意

*私設如山+過去捏造注意

 

 

和小R一起陪前輩去探勘(?)求婚場地的紀念。

又餓又冷,伐開心(。

 

因為是餓到頭昏眼花、走路撞樹的程度,所以又渣又短,請多多包涵(吐血ing)

雖然是現パロ,可是好像看不太出來的樣子呢?

 


 

以上都OK請往下
                                                                                                                                                                                                                                 







『你要到哪裡去?』

『哪裡都不去,一直在你身邊喔。』





夏日的夜晚格外暑熱,往往在不經意間就會讓人睡意全消。

今天也注定是個難眠之夜。


「喂──國廣,你在哪─裡─?」

和泉守兼定不知道自己究竟中了什麼邪,一發現理應待在自己身旁的嬌小身影不見,就不由自主地在夜深人靜之時呼喊起來。

難以言喻的心情彷若烏雲纏繞著太陽,亦如疾病般讓人難受,有些煩人又有些不甘心。

雖說本來就是為了尋找而呼喊,但出聲的同時卻不期待著回應。難道是不希望對方發現自己大驚小怪的一面嗎,抑或是怕被當成做噩夢的孩子呢?

即使被問了這樣的問題,和泉守大概也無法說清其中的矛盾。

正當思考著這樣微妙的想法時,不遠處傳來堀川國廣的聲音。

「啊,兼先生,我在陽台上。」

「真是的,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做什麼啊?」

「因為太熱了,所以到外頭吹吹風。」被一陣陣夜風打磨過的聲音稍微有點模糊,但絲毫不影響它帶來的安心感,「兼先生也要來嗎?風很涼很舒服喔。」

「……知道了,我等一下過去。」


清冷的月輝輕柔地灑落在飾有雕花的欄杆上。

和悶熱得簡直可以做出雜菜褒的室內不同,清涼的夜風徐徐吹來,明明僅有一牆之隔,卻讓陽台完全成為另一個世界。

「這樣傻站著太安靜了……」不過才吹了一會兒風,和泉守已經開始覺得無聊,「國廣,來聊天吧!」

「好啊,兼先生想聊什麼呢?」
堀川抬起頭,水溶溶的眼睛直直望著他。

想說些什麼?不想說什麼?在一瞬間全都被和泉守拋諸腦後。

凝視著和泉守的眼眸帶著溫和的笑意,由於過於純粹,他除了回以與之相同的專注就彷彿再也做不到其他事。

那個時候,他看到世界上的所有美好都睡在那雙眼裡。

眼前之人綻放的笑顏是如此耀眼,讓人錯以為連高懸於夜空的明月也是因為對方的存在才能散發出光芒。



『國廣,你在看著什麼啊?』

『我一直在看著兼先生呀。』






能實現我的願望嗎?

陪在我身邊,只要這樣就好。

如此一來,我的世界就會充滿光明。





「喂──國廣,你在哪─裡─?」

脫口而出的是似曾相識的話語。

和泉守從不把堀川綁在身邊。他至今為止一直認為這是正確的決定。

可不知為什麼,每當和泉守看不見堀川時總是莫名其妙的感到寂寞,並不自覺地有些後悔。

「啊,兼先生,我在隔壁的房間喔。」

明明只要確實呼喊就會得到回音,明明不必勉強倆人一起前行也無妨,明明每天早晨醒來時,堀川一定會出現在自己身旁。

像是在沙漠中遍尋不著正道的旅人,總會不自覺的去尋找星斗為自己指引方向。

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感到不安?

他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你在那裡做什麼啊?」

「我正在寫信呢。」

百般難耐的腦袋正試圖找出問題的最佳解,瘋狂的高速運轉,直到接近過熱的程度。不可思議的是,一旦傾聽堀川的聲音立即又冷卻下來。

「寫給誰啊?」

「寫給兼先生喔。」

「……直接跟我說不就好了嗎?」

原本想開玩笑的對他說『難道是太害羞了說不出口嗎』,卻又怕破壞氣氛而只敢拋出不淡不鹹的回應。

總覺得自己好沒用啊。

就在這樣的狀態下,和泉守兼定聽見了自己以為一輩子都不會聽見的話語。

「不行啊,因為我得走了。」
堀川國廣這麼說著,露出只屬於兩人之間的、和平時別無二致的笑容。





『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僅有此刻想對這種逞強的想法深信不疑。


『再跟我說些話吧?』

即使如此提出請求,即使喊得聲嘶力竭,對方還是得離去。





沈甸甸的氣氛令人喘不過氣。

互相糾纏成團的回憶被細細打散,攪拌均勻,最終溶解在周圍的空氣裡,包覆於其中的感情過於飽和,甚至一點一點地析出晶體。

堀川國廣那雙清澈的眼睛像一面鏡子,裡面映出了和泉守現在的表情。

自己在哭,對方在笑。
此時的兩人看上去卻是相同的,悲傷的神情。


那一瞬間,在哭泣中明白了。
那一剎那,在笑容裡明白了。



一邊哭著一邊笑著的人,從頭到尾就只有自己。





『……國廣,我昨晚夢見你了。』



夢見我們說著和往常一樣的話。




FIN


 
评论
热度(22)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