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花は桜、君は美し

花は桜、君は美し




*學パロ注意

*語死早請輕拍

*私設如山注意


慶祝狸貓君來我家的賀文ヽ(✿゚▽゚)ノ

Q:可是狸貓君從頭到尾都沒出現耶(困惑)
A:對不起作者不知道應該安插什麼角色給他_(:3 」∠ )_


初石青。
兩人是舊識的設定。


都合主義一直線,青江超級少女(。

不能接受的人請不要往下讀喔(掩面)

預祝各位食用愉快!

                                      

 

 

以上都OK請往下

 





 

 

四月是愚人的季節、櫻花的季節、戀愛的季節。

 

 

「我也……喜歡你。」

 

這是嶄新的戀情發芽的聲音。

 


 

 

學校中庭裡種著一株粉白相間的枝垂櫻,具體樹齡不詳,但相傳建校以前就存在。

 

根據學生手冊上的校史簡介,施工人員原本要把這棵櫻樹砍倒,空出建築用地,不過校長擔心愛櫻成癡的妻子聽見了會傷心,特地把櫻樹周圍規劃為中庭,好讓它能繼續留在原地。

 

 

無論古今,浪漫的故事總會令人無限遐想,而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年少女們更是熱衷於此。

 

不知從何時開始,校園裡漸漸傳開了『只要在盛開的櫻花下告白就能成功』之類似是而非的流言。

 

據青江所知,有好幾人都是在枝垂櫻盛開時告白而順利和意中人成為情侶,於是乎這個流傳時間不可考的校園傳說更加受歡迎了。

 

 

 

 

 

從高處望下去可以清楚看見中庭的巨大櫻樹。

 

柔韌而細長的樹枝一條條交疊,結了滿枝的花苞順從地心引力而垂下,幾乎碰觸到地面,宛如織錦緞一般,怒放著的純潔無暇白色之中帶有淺淺的粉紅,像是要把屬於枝條的深褐色盡數掩蓋。枝垂櫻毫不吝惜力氣地綻開花朵,枝條偶而也會隨風搖曳,彷彿流動不止的櫻花瀑布。

 

『果然滿開才是最佳的賞櫻時候呢。』

只要看著美麗的景色,因為前一位值日生的粗心大意而顯得髒兮兮的窗玻璃也都變得可愛了起來。不只如此,就連還沒完成的打掃工作都不那麼無趣了。

 

簡直不可思議,眺視著開花盛景的青江不由得發出感慨。

 

 

進行非正式賞櫻的同時,青江瞥見窗外出現一個模糊而略顯熟悉的影子。

似乎有人從校舍走向了中庭的櫻樹。

 

超過放學時間很久了,除了少數教職員,以及像青江這樣需要為同學的不負責任收尾的倒楣孩子以外,幾乎沒有人會待到這個時候。

 

是為了獨自賞櫻才特地留到現在嗎?那可真是好興致。

透過霧茫茫的玻璃實在看不清楚外頭的情況,被勾起好奇心的值日生索性扔下手中的掃把,打開窗子一探究竟。

 

稍微花了點時間打開卡住的窗戶,遠比剛才清晰的風景頓時映入眼簾。幸好對方走得並不快,還沒踏進會被一片片粉白櫻花遮擋視線的區域裡。

 

 

『……石切丸?』

看著越變越小的背影,青江愣了一下。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那個人絕對是石切丸錯不了。

青江實在沒想到一向奉公守法的學生會副會長這麼晚了還在外晃蕩,即使所謂的外頭只不過是個乏善可陳的學校中庭。

 

 

石切丸來到櫻樹前方不久,彷彿計算好時間似的,另一側突然出現了一位青江沒見過的女學生。


從制服樣式看來應該是比青江小一屆的學妹,身材纖細,皮膚白皙,梳著現在的年輕女孩間最流行的髮型,可惜因為一直低著頭,看不清表情跟長相。

 

放學後、櫻花樹、少女,一旦出現這幾個關鍵字,只要有點思考能力,接下會發生什麼事情也算不言而喻了。

 

自認已經看到結局的青江原本不打算看完這場年度失戀大戲,反正石切丸從未接受過別人的告白可說是全校學生心照不宣的事。

 

況且相似的場景在偶像劇裡多如恆河砂數,影視明星不膩味,他都膩味了。

 

但轉念一想,說不定這女孩運氣好的出奇,能夠幸運地跟心儀對象修成正果也未可知。

 

倘若真是如此,不看就虧大了。

 


青江正考慮著該不該繼續下去時,女孩突然抬起頭來急切的對石切丸說了幾句話,雙頰布滿戀愛的紅暈。


『哇……沒想到真的是美女呢。』
即使離了好一段距離,青江依然可看出對方是個長相甜美的女孩。
但他不到一秒就擺脫了最初的驚艷,開始目不轉睛盯著兩人,試圖弄清楚他們說了些什麼。由於這個角度恰好看不見石切丸的臉,青江只能仔細讀女孩的唇以辨認談話內容。

 

 

『喜…歡……可以……交往……』

 

『…我就…不行…嗎…』

 


嗯嗯,預料之中的展開。

 

直到觀察到這句話。


『…前輩…已經…有…喜歡…人……』

 

 

青江立刻僵住了。

 

那個榆木腦袋也會有喜歡的人?


對感情遲鈍到會讓人錯以為他沒有情商的石切丸,居然有了喜歡的人……?


不不不,現在下結論還太早了。

 

『聽說你有喜歡的人所以才不肯跟我交往』之類的台詞很常在這種狀況下出現,那個女孩大概是想像力過剩,要不就是誤信了某個莫名其妙的流言吧。

 

……不過總覺得有點在意呢。

 

 

 

回到家後,青江失眠了一整個晚上。

 

 



擇日不如撞日,青江隔天就開始執行套話作戰。
處理掉黑眼圈後,青江馬上跑到學生會辦公室,邀請石切丸到中庭吃午餐。

 

「偶爾這樣也不錯呢。」

接起自枝頭緩緩飄落的櫻花,粉白色花瓣被捧在手心裡的畫面,彷彿鈿嵌漆器一般優雅奪目。

 

「是呀,好像在円山公園邊賞櫻邊野餐一樣。」

 

「對了,石切丸,」青江裝作不經意的說著,「你聽說過有關這株櫻花樹的謠言嗎?」


「……是指『在盛開的櫻花下告白就能成功』這件事嗎?」

石切丸偏著頭想了想,不甚確定的回答。

 

「殘念,參賽者回答錯誤,」模仿某節目主持人的語氣,青江說道,「我說的是另一個謠言喔。」

 

 

俗話說無風不起浪,想達成目標就得先煽起一點風才行。青江奉行這個準則,一點一點的把話題導向自己設計好的方向。

 

 

「另一個謠言?」

 

「比方說,『學生會副會長有喜歡的人所以在櫻花下告白也無效』之類的?」

「……居然有這樣的謠言出現啊?」
おやおや、石切丸說著,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似乎沒聽說過類似的事,「青江是從哪裡聽到的呢?」


「那種謠言啊……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了喔。」青江一臉鎮定的蒙混過去,「所以說,副會長大人真的有心儀對象了嗎?」

「有喔。」

石切丸毫不遲疑的回答。


青江沒想到對方會爽快承認,出人意表的舉動讓他一瞬間瞪大了眼睛。


「诶……還真的有啊,是我也認識的人嗎?」

「是呢,不過還沒告白。」

石切丸似乎不習慣和別人提起類似的話題,連平日見慣的表情都顯得有點羞赧。

 

『啊啊……這是、害羞吧……』

青江並不是第一次見到石切丸露出害羞的表情,但沒有一次是在相似的情況下。他感覺得出石切丸對那個他不知道的人懷著貨真價實的感情。

 

 

察覺這一點後,青江發現自己臉上的招牌微笑快要掛不住了。

『真想親眼看看啊,那個萬中選一的幸運兒。』

 

 

 

「這樣啊……」靜默約一秒後,青江道,「能告訴我嗎?」

末了又補充一句,介意的話就算了,抱歉問了你怪問題。

不,沒關係,石切丸答道,提出不知該稱為驚喜還是驚嚇的問句。

「那麼,青江要試著猜一猜嗎?」


聽見提議的那一刻,青江心中出現了某種東西瓦解的聲音,卻也同時鬆了一口氣。


「也好,感覺很有趣啊。」

 

青江少見地對石切丸露出違心的笑容。

 




應該猜誰的名字比較好呢?

仔細想想,兩人共同認識的人還真不少,青江瞬間陷入無從下手的處境之中。

『總之先從同班同學開始吧。』
青江這麼想著,試圖由自己對大家的印象中挑出石切丸可能喜歡的對象。

 

「千代田?」搖頭。

「五十鈴?」搖頭。

「是日向?」搖頭。

「白雪?」搖頭。

 

『這個也不對啊。』連續試了數次都宣告失敗,青江不禁蹙起眉。

 

『難道前提條件本身就是錯的……?』

挑戰者終於察覺自己的盲點,眼中迷茫一掃而空。

 

青江改變原有的猜測方式,決定採用亂槍打鳥策略。
試誤法通常在沒有明顯可以利用的規則時使用,雖然是個既費時又費力的笨方法,但只要把自己想到的所有名字全都說出來,總有一個會是正解。

對於這種沒有回答次數限制,問項又單純的題目來說再適合不過。

 


「三日月?」搖頭。

「還是今劍?」搖頭。

「是岩融嗎?」搖頭。

「莫非是小狐丸?」搖頭。

 

『接下來就換隔壁班……』

 

 

十分鐘後。

「……我都快把整個年級的名字唸一遍了呢,」青江看著從頭到尾都在搖頭的石切丸,深深感到挫敗,賭氣似的偏過頭去,「你喜歡的人……該不會是審神者老師吧?」

 

「不是哦,青江,」石切丸伸手撫上對方的臉,讓他不得不直視自己。

 

 

 


「你不是還沒唸到你的名字嗎?」

 

 

 

 

 

『啊啊……你真是、太狡滑了……』

 

青江慢慢閉上雙眼,全神貫注地感受耳邊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我喜歡你。」

 

 

 

 

四月是愚人的季節、櫻花的季節、戀愛的季節。

 

 

你準備好要在櫻花樹下開始新戀情了嗎?

 








FIN


 
评论(15)
热度(63)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