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深夜、プラスワン

深夜、プラスワン

*現パロ注意
*語死早請輕拍
*作者有病注意

送給小R的賀文。

恭喜小R終於集滿三条家(撒小花)

 


都合主義一直線的石青。

ただの少女漫画、ただの少女漫画、ただの少女漫画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不能接受的人請不要往下讀喔_(:3 」∠ )_

預祝各位食用愉快!

 

 

以上都OK請往下

                                                                                                                                         

 

 

 

 

夜半時分既不潮濕也不乾燥,卡在尷尬的分界點上,讓人感到昏昏欲睡。

周圍的空氣黏膩如塊,彷彿成色不佳的樹脂,帶著一點不可理喻的厚重。

但青江絲毫不受影響,反而顯得神采奕奕。

 

『五秒、四秒、三秒、兩秒、一秒……』

 

「歡迎光臨!」
玻璃門上的感應器發出叮咚一聲,青江隨即笑著招呼走進店裡的顧客。

身著淺綠色和服男性輕輕頷首,回以溫和的微笑,接著拿起店裡提供的提籃往最右邊的貨架走去。


『今天果然也來了。』

 


 


『抱歉,能幫我頂一陣子夜班嗎?』某日,為了出版詩集而每天團團轉的友人帶來了請求,『……我會跟店長說好,工資全歸你。』

實在不忍心看到紫髮友人忙得焦頭爛額,青江爽快地答應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當作是短期打工,賺點零用金也不錯。

 

然後,青江遇見了某個人。

 

 

 

他名叫石切丸,大概是這間店的常客。

為什麼說大概呢,因為青江也不過才為友人代班一個月而已,並不清楚以前的情況,而要是詢問歌仙,最終只會得到『我怎麼可能記得那種不風雅的事!』這樣完全不能當作參考的回答。

 

石切丸令人意外的嗜甜,青江幾乎每次都能在待結帳物品中發現布丁、大福、紅葉饅頭和羊羹之類的甜點。
他經常穿著綠色系的和服,大多數時間是萌黃或淺綠,偶爾是蔥綠。
每周最少光顧這家店三次,要是夠幸運,那一周天天都能看見他。石切丸同時也是個非常準時的人,總是在相同的時間過來,分秒不差。

 

老實說,除了結帳時能說上幾句話之外,青江跟對方根本像兩條平行線。

『石切丸』這三個字還是青江在積點卡上看到的,可惜的是,那張半新不舊的積點卡顯然除了名字和對方已經累積了七點點數之外不能再提供更多資訊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的呢?

青江自己也說不清。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會盯著櫃台上的電子時鐘,讀秒等著他踏進店裡呢。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會預先把對方有可能會買的商品預先保留下來呢。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神使鬼差地進入了茶不思飯不想的狀態呢。


就連這點也已經想不起來了。


青江一邊思索著,一邊表現得彷彿漫不在乎般在店裡走來走去,不時整理著根本不需要整理的貨架,只因為比起傻傻的站在櫃台後,這麼做可以更清楚看見石切丸的樣子。

『啊……這就是所謂的末期症候群吧……』

 

 

滴滴滴,條碼機響起青江漸漸熟悉了的機械音。
剛開始明明覺得刺耳的要命,沒想到聽慣了以後卻感到意外的親切。時間的潛移默化真是神奇。


「一共一千五百日圓,找零五百日圓。」


「需要讓你熱起來嗎?」遞過零錢和發票,青江玩鬧似的對他眨眨眼,用讓人無限遐想的語調說著,「……當然是在說飯團的事哦?」

「麻煩你了。」
不知是沒聽懂抑或是不想對其做出反應,石切丸一派氣定神閒的微笑著。

「要耐心等待兩分鐘呦。」

青江抬眼和他對望,並打從心底忌妒起外表看起來一派輕鬆的自己。

 


這世界的變化再怎麼大,有些本質的東西還是不會改變的。

比方說,時間流逝的速度,和兩人之間的距離。

 


不過這樣也好,現在的距離不遠也不近,是既能看著對方又不必擔心受傷的、最適當的區間。


『沒錯,只要維持這樣就可以了。』


無論如何,冷靜地接受現實——意思即使是認真了也不會有好結果——才是青江的行事風格。當然,青江也的確這麼做了。

他不打算讓對方知曉自己的心意。

畢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來不是說句:「謝謝惠顧!」那麼容易的事情。

 

 

 

 

「哇!」

突然出現的一聲叫喊不費吹灰之力蓋過了感應器的叮咚聲,櫃台前的兩人幾乎同時停止動作,不由自主的往發聲源望去。

 

眼前出現了一個可疑人物。

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白色雨衣,大概是為了掩飾身形,臉上戴著軍用防毒面具,遮住了整張臉,只剩不知是粗心還是懶得重新帶上面具而垂下的一小撮髮絲。
左手背在身後,右手插在雨衣的口袋,從露在外頭的部分來看,這個可疑人物還戴著外科手術用的白色手套。

嗯,不管橫看豎看上看下看,結論都只有一個。

 

遇上麻煩了。



「搶劫!」

防毒面具人以近似宣敘調的口氣喊著,同時用一直背在身後的那隻手掏出了手槍。

「通通不准動!」

石切丸看著對方手中的鐵塊,臉色沉了下來。青江總是掛在臉上笑容的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糟糕啊。


和持槍的面具人比起來,手無寸鐵的受害者們根本一點勝算也沒有。

充分明白這一點的兩人沉默不語,像被按下消音鍵一般。

充斥整間商店的寂靜宛若海綿,不動聲色地吸收了只屬於今夜的茶番劇。

 

 

『……要是能快點解決就好了。』

誠心祈禱著對方不要發現,青江用蝸牛般的速度往後挪,目的地是距離他只有約一兩步路的防盜警報器。

「不要妄想報警喔!」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不安分地想通知警方,防毒面具人往前踏了一步,舉起手槍指著青江。

「哈哈……我可沒有要報警喔,強盜先生真愛開玩笑呢……」
青江乾笑,沒想到自己的意圖居然這麼快就暴露了。這個歹徒顯然很熟悉店裡的格局,一般人應該不知道防盜警報器裝在哪裡才對。


「沒錯沒錯,聰明人會做該做的事,不做不該做的事。」


「別輕舉妄動才是上策,」這麼說著的面具人像是發現了什麼稀世珍寶一般,拿起了櫃檯上的寬版膠帶,「嗯,這個東西正好能派上用場……」

「喂,店員君,」面具人一邊拿槍指著石切丸,一邊對青江比劃著,「快用膠帶把那個穿綠色和服的傢伙捆起來!」


「對了,綠和服君,」面具人威嚇般的在兩人眼前模仿扣下扳機的動作,「你如果膽敢抵抗,我會先送你上路,再讓店員君陪葬。」

「店員君也是,不肯合作的話,馬上在你頭上開個洞喔!」

「知道了……強盜先生可別太激動了啊。」
接住面具人扔過來的寬版膠帶,青江表面上鎮定萬分,心裡簡直要仰天長嘆。
這種專門用來封紙箱的膠帶黏性很強,難以掙脫,這下可陷入了走錯一步就全盤皆輸的窘境裡了。


「來、」扯出一段膠帶纏在石切丸手上,青江苦笑道,「把身體託付給我吧。」

「……放心吧,不會讓你為難的。」

該說是意料之中還是意料之外呢,石切丸確實如他所說的,整個過程中完全不抵抗,彷彿石像般一動也不動。

『還真是善解人意呢……得好好回應你的期待才行。』

 


「接下來該你了,店員君。」
面具人單手持槍抵著青江的太陽穴,另一手則忙著用膠帶纏繞他的手。

因為捆的實在太緊了,青江的雙手被外力壓迫得疼痛不已,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但他可不想對眼前的惡徒示弱,只好死死咬住嘴唇不發出任何聲音。

 

確定兩人都沒有抵抗意圖,面具人從容無比地走向櫃檯,但當他看到收銀機後簡直目瞪口呆,「……裡面的現金少到連我都驚訝了啊!!」

「我說店員君,你該不會把店裡的錢都私吞了?!」

「不要亂講,」被點名的倒楣孩子反駁著,「今天的客人本來就只有個位數!」

「小心別刺激歹徒,」一旁的石切丸關切道,「要是你受傷就不好了。」

「啊、好的,」青江低著頭,某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充滿心胸,「……我會注意的。」



強盜先生突然有種自己眼前出了一大片櫻吹雪的錯覺。


 




TBC

 
评论(15)
热度(25)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