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過食性:ラバーズ症候群

過食性:ラバーズ症候群

 

*語死早請輕拍

*私設如山注意

*作者有病注意

*可能算某種程度上的兼堀?

@飘雪_腐女正太控 姑娘點的堀兼!!

不好意思拖到現在(土下座

嗚嗚不知道姑娘還會不會來看QWQ

這是一個只有兼先生是少女漫畫風,其他人都是推理漫畫風的故事,敬請享用。

內容跟過食性:アイドル症候群一點關係也沒有。

含極度不明顯的石青,約3%。

 

                                                                                                         

 




有人說帶有微涼秋意的日子最容易讓人想躺在草地上打盹,偶爾做做白日夢,盡情享受秋風拂過臉頰的時光。

遺憾的是青江還有工作要做。審神者說了,在庭院沒打掃乾淨為止前不能休息,更遑論什麼也不做,懶洋洋地躺在草地上。

 

什麼時候才掃得完呢?

望著堪稱是一望無際的庭園,青江不由得發出長嘆。嘆息的同時,又一片紅色楓葉落在眼前。

 

青江正腹誹著數不盡的落葉,忽地瞥見有人朝著庭園走來。

『……大概是來檢查進度的,要是被認定在偷懶就糟糕了。』

 

青江一邊裝作認真打掃的樣子,一邊利用動作與動作間的空隙瞄了幾眼,很快確定那個人是和泉守。

真稀奇,居然不指派身為近侍的堀川,而是派和泉守來檢查。

說不定等一會兒天空就要下起紅雨了。

 

『我有認真打掃!』看到和泉守皺緊眉頭的樣子,青江本想這麼為自己辯護。

 

但和泉守卻說出了與工作毫不相干的話。

 

「……おい、聽說你有那種很有效的藥?」

一反平日裡大剌剌的行事風格,和泉守用簡直可稱作少女漫畫主人公的語調問著,應該還有很多剩下的藥吧,能不能分我一點?

 

原來如此,肯定是在找迷情劑吧。

不一會兒青江就從對方的態度看出了端倪,不過他可不打算爽快的給出去。

 

迷情劑可說是世界上最有效的愛情魔藥。

它以能讓人一瞬間愛上自己而聞名,據說這種藥還能根據各人最喜歡東西而改變氣味,因此只能透過它特有的珍珠光澤來識別這種愛情魔藥。

一瓶迷情劑的藥效通常是二十四個小時,但藥效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慢慢消退,所以為了維持原有的效果,必須持續讓飲用者服用一定劑量的藥。否則在藥效消除後,之前產生的戀愛感覺也會隨之消失。

 

「你在指什麼?」綠髮的靈刀刻意擺出困惑的表情,「生病了就快去找藥研,他在藥物方面的造詣比我好太多了。」

對方明知故問的樣子讓和泉守氣的牙癢癢。

可是自己畢竟有求於人,就算再怎麼想舉起拳頭威嚇:快把藥交出來,也只能耐著性子和對方說下去。

 

「就是那種……」和泉守彆彆扭扭地說,「那種……喝了可以讓別人喜歡上你的藥……」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打掃整個院子哦。」

「成交!」

 

あらあら、居然這麼簡單就上鉤了,青江愉快的勾起嘴角,順道對另一人做了噤聲手勢。

 

迷情劑可是很難製作成功的東西,只能給你一瓶,青江說著,變魔術似的從身後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對了,你為什麼需要這種藥?」

 

要說嗎?還是不說比較好呢?要是不說會不會就拿不到藥了?

糾結了一陣,和泉守終究是沒忍住,大聲說道,反正我就是需要啦!

 

「不想說就算了,不過……」綠髮的靈刀輕輕聳了一下肩膀,將藥劑拋向和泉守。

「姑且提醒你一下,這種藥也有無效的時候……」

 

 *

 

雖然青江說了不管飲用者服藥時,送藥的人是否在場,愛情魔藥都會發揮作用,和泉守還是想親眼確認藥效。

 

散發出珍珠光澤的粉末一點一點融進茶裡,再看不出原本的樣子,徒留一絲宛如蜜糖般的甜香。

 

生氣盎然的庭院裡,由審神者親手栽下的玫瑰一朵接著一朵的綻放,甘美甜蜜的芳香瀰漫在空氣中。

環繞庭院種植的樹木們與盛開的花兒相對,樹葉隨著天氣漸涼而一片片染上金黃與豔紅,亮麗鮮明的色彩能吸引每位訪客的目光。

如此美景,配上暖和的秋陽,高級的和菓子,還有泡得恰到好處的茶……沒問題,一切都非常完美。

 

「國、國廣,快喝喝看!」

和泉守略顯不自然的催促著,遞茶給一直以來陪在他身邊的人。

堀川不疑有他地接過茶杯,輕抿幾口。

「兼先生果然在茶道方面也很有天分呢!」

「那當然!我可是又強又帥氣的刀啊!」

只有和泉守知道自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到底有多緊張,多沒底氣。雙手微微顫抖,心臟彷彿要爆開似的咚咚直跳,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看著堀川最終將金色的茶湯一飲而盡。

 

兼先生,堀川總是這麼叫他。

原本並不中意這個名字,但現在已經像藥物成癮一樣無法擺脫,聽不到就會坐立難安。

那是在他們都還做為土方的愛刀馳騁於戰場的時候。剛開始堀川也和其他人一樣稱呼他為和泉守,但他那時自負於太刀*1的身分,硬是要堀川使用聽起來更有威嚴的名號。

『稱你為兼先生如何?』

堀川微笑,從善如流地改了稱呼。

『什麼嘛,一點都不威風……算了,隨你吧!』

小小的和泉守兼定臉上飄起可疑的紅雲,雖然不太滿意這個稱呼,但自己提出的要求受到國廣重視他還是相當高興的。

『那麼,兼先生,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仔細想想,也許自己在那個時候就喜歡上堀川了。

 

 

「兼先生……兼先生!」

回過神來時,眼前出現堀川放大的臉。

 

『太、太近了!』和泉守嚇得差點往後跳,臉也瞬間紅了起來。

 

審神者大人說明天第一部隊休假一天哦,黑髮的脇差微笑著,和泉守覺得兩人像是回到了多年前的那個日子。

對方的聲音就像最純淨的蜜糖般流淌進和泉守的心裡。

堀川無比自然的問道,兼先生明天能跟我一起去地主神社*2參拜嗎?

 

地主神社,眾所周知的祈求良緣之處。

相傳戀人們只要閉上眼睛默念對方的名字,由一顆戀愛占卜石走到另一顆占卜石前,戀情就能長長久久,永遠幸福。

 

聽到問句的時候,彷彿有某種看不見的妖怪將和泉守的理智蠶食殆盡,激動得大腦徹底空白,只剩下幾個斗大的字:魔藥生效了。

 

『這麼說來,國廣的眼神也比平時看起來更加不同了。』

和泉守這麼想著,嘴巴自動自發的說出了,當然沒問題。

 

 

「不想說就算了,不過……姑且提醒你一下,這種藥也有無效的時候。」

綠髮的靈刀輕輕聳了一下肩膀,將藥劑拋向和泉守。

「……什麼時候會無效?」

和泉守問道,他緊緊抓住小瓷瓶,彷彿溺水之人抓緊浮木,末了還不忘加上一句小小聲的,謝了,之後一定會替你打掃院子的。

「我不能告訴你,你得自己想才行。」

「切……真小氣,自己想就自己想!」

和泉守終於回復到往常的態度,扔下這句話後,轉身朝來時相反的方向走去。

 

 

「青江,」從陰影處走來的石切丸沉聲說道,「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你明明知道愛情魔藥只對真心愛著他的人無效。

 

 

和泉守醒得很早。

空氣微涼,往窗外望去,地上積了一層層色彩各異的落葉,溫暖而柔軟,踏在上面時不會發出聲音,像極了審神者存了好幾個月的薪水才買下來的喀什米爾地毯。

「久等了!」堀川抱著一個淺藍色的袋子從不遠處跑來。

和泉守不知自己在庭院裡發了多久的呆,聽見堀川的聲音才回過神。

啊,兼先生的手好冰,堀川帶了自責的語氣說道,我應該快一點過來的。

背起淺藍色的袋子後,黑髮的脇差用溫暖的雙手包覆住和泉守的手。蜜糖色的陽光灑在堀川身上,隨著他的動作微微閃爍。

十指相扣。

……也沒有等那麼久啦,和泉守臉頰發燙,掩飾似的說了句快走吧。

 

明明知道只要拜託審神者,不管是哪個現世的景點都能瞬間到達,兩人卻有志一同的選擇步行,還在路上認真的討論到底該繞幾次占卜石才好。

 

有那麼一瞬間,和泉守覺得自己一直暗戀的對象或許真的愛上自己了也說不定。

要是現在說出口的話,能成功嗎?

 

我喜歡你。

剛想說出心意的剎那,帶著寒意的戰慄從和泉守背後爬上他的身體,是啊,自己怎麼就忘記了對方所有的舉動都是愛情魔藥帶來的假像呢。

 

和泉守的眼睛無預警地脹痛起來,他咬緊牙根但眼眶還是酸澀的一蹋糊塗。幸好他還算意志力堅強,否則他大概已經哭了出來。

 

「……兼先生,身體不舒服嗎?」

堀川一臉擔憂,「要去附近的醫院嗎?」

我沒事,和泉守逞强地露出笑容,根本就不用去醫院。

「還是回本丸讓藥研さん為你開個藥?」

 

……不要,現在不能回去。

只有一瓶愛情魔藥,他不想讓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白白溜走,絕對不能現在打退堂鼓。

 

至少回去休息一下吧?

堀川還在苦口婆心的勸說,神社不管哪一天都能參拜,到時兼先生想繞多少次占卜石我都會陪你繞。

『那是不可能的。』

和泉守暈頭轉向的想著,帶著全然的沮喪,和深藏於心底的忐忑。

他再明白不過了,這個承諾的有效日期,只有今天而已。

至今為止對方感受到的戀愛感覺全是受到外力影響這件事,他說不出口。

 

但堀川突然強硬又不失溫柔地拉住了他。

「兼先生。」

在和泉守來的及反應之前堀川就把他的手放到了自己身上,胸腔裡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

「我喜歡你。」

堀川直視著他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說,所以能為我珍惜自己嗎?

不出三秒,和泉守的大腦就宣告當機,他愣愣看著一直以來陪伴自己的人,像是看著某種百年難得一見的世界奇觀。

 

有什麼東西在被點燃的邊緣。

和泉守幾乎是下意識的瞄了一眼鄰近店家的時鐘。藥效早該過了,可堀川那雙天藍色的眼睛始終聚焦在他身上。

「我也喜歡你。」

他閉著眼睛,夢囈一般回答道。

看到和泉守的臉色好了很多,像是放心,又像是滿足的歎了口氣,堀川撤回了所有的力道,轉而輕輕抱著他。

國廣。

什麼事? 

和泉守原本想帥氣地邀約,可泛著淺淺粉紅的耳根出賣了他。

 

「今天還有很多時間,要一起去神社參拜嗎?」

「我很樂意。」

 


 

「切……真小氣!」和泉守一副不服氣的樣子,「自己想就自己想!」

扔下這句話後,他飛也似的走了。

 

「青江,」石切丸問著,「愛情魔藥只對真心愛著他的人無效這件事,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對方的潛台詞正是說謊可是會遭天譴的行為。

 

あらあら、眼前的榆木腦袋怎麼就這麼死心眼。

要是真有那麼珍貴的東西,怎麼可能輕易送人,青江半開玩笑的說著,自己用都來不及了。

 

「石切丸,」青江無奈道,「你不是早就看出來了嗎?」

「我給他的東西,只是加了蜂蜜的珍珠粉而已。」

 

 

畢竟那兩個人的心意誰都看得出來。 

 

缺的只是說出口的勇氣。

 

 

FIN

 

*1寫的太慢,時間一晃眼過去,兼さん就莫名的變成了打刀(遠目

*2京都的地主神社是非常知名的祈求姻緣神社,相當於月老廟,不過底下的敘述是以戀愛占卜石的傳說為藍本改編的,別信(逃

 
评论
热度(37)
  1. 人偶桑Nostalgia 转载了此文字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