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ナゾを解かない

ナゾを解かない


*我流偵探物語
*私設如山注意
*作者有病注意


後續請點:ナゾを解かない II

致敬之作。

今次也是愉快地偵探一直線。

決定試著加入我流風搞笑,敬請期待各種隱藏梗。

 

主要為石青+長蜂,內含大量BUG!發現的話請溫柔的無視吧!

以上都OK請往下

                                                                                                

                                                                                                     

 





夜已深,風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強了。


使用柳木與淺色和紙製成的窗戶,在棕髮的神刀身後被風吹得咯吱作響。

 



狂風製造的噪音完全無法影響石切丸振筆疾書。

 


身為隊長,在遠征結束了以後也不能鬆懈,回到本丸時要提交報告書。根據長谷部撰寫的範本,報告書的內容必須將所得資材、小判等一一詳細列成表格,並針對當次的遠征結果做出檢討。

 

即使已經寫過很多份遠征公文,每次書寫對石切丸來說仍是全新的挑戰。原因無他,只要被審神者認定為毫無新意,整份報告就得砍掉重來。實在是一份麻煩的工作。

 


那麼,這次的心得該寫些什麼好呢?

 

 



咚咚。

 

輕輕叩門的聲音在夜裡格外響亮。

 

 

「石切丸,我能進來嗎?」

 

「請進。」

 

聞言,青江當即拉開門步入房中。自行找了個位置坐下,青江順帶將包裝精美的茶菓子擺到桌上,動作行雲流水得彷彿演練了千萬遍。

 


雖說也確實做過很多次了。

 


每當石切丸遠征結束,青江就會拎著點心來找他。


不知為何,青江總是把時間掐得剛剛好,在公文即將完成的前一刻敲門──套一句審神者的話來說就是:What is this sorcery!?*──然後拉著石切丸天南地北地聊到盡興為止。


有時甚至會因為聊到三更半夜而乾脆就在石切丸的房裡睡下了。

 

 

「天都這麼暗了還跑來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あらあら、真是冷淡。沒事的話就不能來找你?」

 

「沒那回事,無論你什麼時候來我都很歡迎。」

 

「不過現在已經非常晚了,最好別單獨前往偏僻的地方。」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

 

他們居住的這塊土地幅員遼闊,據說連審神者本人都沒親眼看過本丸的盡頭。

 


除了每個刀劍男士各自分到的房間以外,另有十數間沒人入住的空房。因此審神者得以在各隊成員決定下來後宣佈給四位隊長額外的一間房做為福利。

 


石切丸用來當作書房使用的房間就算在整個本丸裡也可說是極度偏遠。

 


拜此所賜,跟喜歡熱鬧的愛染一起做內番時還被問了諸如『那個地方有這麼好嗎?』『太安靜了會不會很無聊?』之類的問題。


『不只風景優美,還可以不被打擾地專心工作,是一間不可多得的好書房哦。』

 

當時確實是這麼回答的,對周圍環境的喜歡之情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改變。

 


只是,青江完全沒有把自身安全放在心上的舉動偶爾會讓石切丸對自己的房間位置感到頭痛。

 


雖說不會出現拿著電鋸的傑森或是逃獄中的亡命之徒,但經常有蛇類出沒,不久前來收公文的長谷部甚至曾經在附近看過熊。

 

 

「放心吧,我可不怕蛇跟熊。」

 

青江眨眨眼,臉上泛起惡作劇成功似的微笑,「……況且要是真的有危險,也有你在呀。」

 


還真是不讓人省心的孩子呢,石切丸說著,無奈而寵溺的輕輕撫著對方美麗的青綠色長髮。

 


這個景象要是讓歌仙看到了,肯定會邊扶額邊碎碎念:『那個傢夥會這麼隨心所欲還不都是你慣出來的?!』


不過此時歌仙正遠在鐮倉欣賞沿途的美麗風景……咳,我的意思是努力收集資材,於是乎青江得以輕鬆改變話題。

 


「說起來,這裡總是安靜的過份。好像連那種大事件都沒辦法干擾你啊。」

 

「大事件?」

 

「是啊,就是蜂須賀失蹤的那件事。」

 

不請自來的靈刀用閒聊似的語氣說出不得了的話。

 

 

聞言,石切丸察覺到了有某種東西在對方眼裡流轉個不停。

 

 


 

啊啊、原來如此。

 

於情於理都無法放著不管。

 

 

「青江,能詳細說明一下那個事件嗎?」

 



 

 



片段I

 

『……快到了。』

呼出來的熱氣化成白煙,幾秒後消失在空氣中。

 

他已經記不清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死命按住傷口,他步履闌珊地沿著小路一直走,一直走。身軀搖搖晃晃,偶爾差點跌倒,彷彿才剛學會走路的稚子。

縱然看不到盡頭,縱然前方是一望無際的黑暗。他卻越走越覺得安心,越走越覺得溫暖。

 

『就快到了。』

 



 



「先從失蹤者的行動開始,仔細聽好了。」

青江說著,瞬間端正起坐姿。

 


「蜂須賀差不多在前天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出發去奧州。」


整整二十四小時,可謂相當長時間的遠征。


「出遠門一定要定期聯絡……啊,那些規定你比我還要清楚,應該不用多作說明吧?」



石切丸點點頭,無聲地示意對方繼續往下說。


不只是身為隊長的石切丸,就連剛加入遠征隊不滿一周的愛染也能將所有規定倒背如流。畢竟要盡可能遵守遠征規定算是本丸裡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實。


膽敢違反任何一項的人,無一例外都被長谷部要求撰寫文長五萬字的悔過書,附帶一頓嚴厲的訓話。


順帶一提,據說要是字跡太醜還得重寫一遍,導致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想自願請調到遠征隊。

 


「到昨天為止,蜂須賀一直都悋守規定按時聯絡。根據審神者小姐的印象,最後一次的通話紀錄是昨天十八點整。」


換句話說,傍晚過後就再也沒有蜂須賀的消息了,但即使隔天上午也沒收到任何形式的聯絡審神者亦不以為意,她認為對方只是遇到了不太方便使用通訊器的情況。

 


「まあ、雖然也不是沒有過前例,不過我們的審神者還真是驚人地粗神經呢。」

 

就算是那種樂天又脫線的性格,蜂須賀到了今天都還沒回到本丸,讓審神者也不得不開始擔心。



不管怎麼說,一個大活人(準確地說是付喪神)憑空消失按常識來看可是嚴重到需要報警的程度,遇上這種事態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況且莫名其妙的鬧失蹤也不像蜂須賀的行事風格。

 



「那麼、關於事件的描述暫時先告一段落。接下來的內容是我的猜想。」

青江的聲音異常嚴肅,金色眼瞳也在一瞬間變得極其銳利。

 






『犯人就在本丸裡。』





TBC


*阿薩斯的經典台詞:這是什麼巫術!?
原文What is this sorcery!?源自作家Johannes Scherr,不過別問我是出自哪一本書,我也不知道(ry

 
评论(2)
热度(38)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