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堆積熱衷事物跟雜物的地方。
查找長文請愛用歸檔。
歡迎留言與私信。

近期熱衷:
刀劍&彈丸&YOI

ナゾを解かない II

ナゾを解かない II


*我流偵探物語
*私設如山注意
*作者有病注意

前回指路=ナゾを解かない

承襲上回,愉快地偵探一直線。

內含簡直看不出來的長蜂與石青。

今次幾乎全是事件說明,大哥的戲份依舊少的可憐(光速逃走

內含大量BUG!發現的話請溫柔的無視!

以上都OK請往下











燭火微微搖曳著。蠟淚滴落在青銅燭台上,發出細微的聲響。

 

 

青江掛著一如既往的微笑與石切丸對視。

 

「也就是說,『被某人帶走』……不,你似乎認為用『綁架』這樣的說法更正確吧?」

石切丸像是要確認什麼似的問著。

 

「沒錯。」

 

重複考慮了現在的情況數次,把明顯跟事件無關的人員去除、聽取了剩餘全員的證詞之後,終於篩選出幾個有機會下手的人選。

 

冷不防地,青江伸出手在石切丸眼前晃了晃。

 

節骨分明的手指以擊掌般的姿勢舒展開來。

 

「嫌疑犯一共有五個。」

 

「而且都沒有犯案動機。」

 

 

嗯……嫌疑者居然有那麼多人,再加上『全員都沒有動機』這個條件……

 

有點棘手啊。

 

但就算撇除從來不離開火爐的刀匠先生和偶爾才會到訪的こんのすけ,這樣的人數和整個本丸相比根本是小意思。

 

能把範圍縮小到這種程度,倒不如說青江已經做得非常好了。

 

「姑且問一下,有沒有嫌疑是按照哪個條件區分的?」

 

「從昨天到今天為止是否有不在場證明。」

 

按照常理,蜂須賀去遠征時沒有留在本丸的人都有嫌疑。但按照審神者小姐的說法,通話內容沒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派遣到提督那裏去的人員也(在長谷部君嚴厲的監督下)大大活躍著,沒有人離開五分鐘以上。於是大致可以排除『犯人是秋刀魚捕撈大隊成員』跟『蜂須賀昨天晚上之前就被綁架』這兩個假設。

 

但也可以這麼考慮。

蜂須賀其實不是在遠征途中失蹤,而是在『回到本丸後』才被帶走。
如此一來,情況將會逆轉成從昨天晚上六點到十一點半這段時間內無法提出不在場證明的人全部都有機會下手。

 

「為什麼推測時間是到十一點半?」

 

「因為那群抓秋刀魚的苦力從前天上午出發,昨晚十一點半才回來。」

 

除了提早回到本丸的明石以外,在這個假設下他們全員都有不在場證明。而昨天晚上十一點半以後,一大群不是犯人的人幾乎分散在本丸各個角落,除非犯人神通廣大,能夠一邊綁人一邊躲藏,否則不太可能身邊帶了一個身高目測170的付喪神還不被發現。

 

「也就是說,如果蜂須賀真的是回到本丸後才被綁走,應該也是在十一點半以前。」

 

「那麼接著開始說明每個嫌疑者的行動。」


也許是為了營造氣氛吧。說到這裡,青江彷彿在說接下來才要進入正題一般,壓低了聲調。



『第一個嫌疑者、嗯……既然剛好提到,就由明石先說起好了。

像先前提到的一樣,本丸裡大部分的人從前天上午就由長谷部領隊,被派遣到去北海當苦力了。只有明石為了把提督友情贈送的秋刀魚搬回本丸而提早離開。』

 

「明石君是自願把魚搬回來的嗎?」

 

「別明知故問呀,你不是知道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嗎?」

青江輕輕地笑了起來,開始為神刀解釋起來龍去脈。

 

當時其他人都靠在欄杆邊上拚死拚活地撈魚,只有明石一上船就躲在甲板上的陰涼處裝死。

 

是把刀都看不過去。

 

於是他理所當然的被長谷部狠狠訓了一頓。

 

趁著午休,大家商量了一陣子,集思廣益許久卻沒商量出什麼能讓明石停止偷懶的好辦法,只好讓明石帶著秋刀魚先回去本丸。

 

按照長谷部的說法,與其讓明石躺在船上妨礙大家工作外加丟審神者的臉,不如讓他去跑腿還比較能物盡其用。

 

拍板定案後明石立刻被一臉不耐煩的長谷部連人帶魚扔下了船。

 

明石大約在晚上七點四十分回來。

 

聽說明石回來時一直叨念著諸如提督那裡錢多事少福利好,不用幹活就有飯吃,好想攜家帶眷跳槽之類的話,審神者一怒之下罰他面壁思過整個晚上,不准吃晚餐,也不准吃燭台切幫大家準備的宵夜。

 

「總而言之,他按照審神者小姐的命令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待著。在這期間他只從房裡出來過一次,時間是晚上八點三十五分左右,那時剛好輪到他跟藥研用澡堂。」

 

「明石君有沒有說他在自己房間裡做什麼?總不可能真的是面壁思過呀。」

 

「……他睡了一整個晚上。他說海上風浪太大,根本不能好好休息,所以一洗完澡就開始補眠。」

 

「真是非常具有明石風格的回答呀……」

聞言,那雙既不像在開玩笑,卻和一本正經也有微妙差距的紫藤色眼瞳瞇了起來。

 

「這種風格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话说回来——青江的眼珠飛快轉了一圈,宛如滾動的黃玉。

 

『第二個嫌疑者是藥研。

藥研從早上到下午都沒休息,一直與蜻蛉切在田裡照顧新種下的作物和除草整地。平常負責廚房工作的燭台切和歌仙都出門了,因此兩人在田裡忙到五點半,把手頭上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後就匆匆回到屋子裡準備晚餐。』

 

「畢竟審神者小姐的廚藝可是眾所周知的爛呢,要是讓她掌廚的話大概全本丸都得進手入室了。」

 

「這倒也是。」

 

準備好晚餐後,兩人分別去請審神者跟長曾祢來用餐。

 

不過長曾祢先生的情況似乎不宜離開手入室,藥研只好把晚餐跟止痛藥送到那裡再回到食堂,往返大約花了十分鐘。

 

「藥研君說過晚餐何時結束嗎?」

 

「他說那時大約是六點五十五分。」

 

晚餐結束之後兩人就分開各自前往自己的目的地了。

 

藥研回到自己的房間,直到八點三十五分,輪到明石跟他使用澡堂時才走出房間。

 

從澡堂出來的藥研直接到手入室去檢查長曾祢先生的傷口復原情況,加上重新消毒、上藥,到九點四十三分才離開手入室。之後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裡讀審神者小姐從現世買回來的醫大教科書。

 

「藥研君到澡堂去的時候有沒有遇到明石君?」

 

「他們倆個正好在澡堂門口碰頭。」

 

「到晚上十一點為止,藥研君曾經離開過自己的房間嗎?」

 

「從房裡出來過兩次。一次是因為墨水用完了,到倉庫裡去拿了兩瓶,另一次是去大廳遞交申請表。」

 

「遞交申請表?」

 

「好像是打算添購一些醫學書籍的樣子。不過因為沒找到審神者小姐,把文件放在辦公桌上後就直接回房間了。」

 

「原來如此。藥研君兩次都沒有在路上遇見別人嗎?」

 

「沒有。畢竟那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出門了,而且原本就沒有多少人會出入倉庫嘛。」 

 

確實是呢,石切丸點點頭,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接下來說說第三個嫌疑者蜻蛉切。

在晚餐結束之前,蜻蛉切的證言都跟藥研的證言相差不大。畢竟昨天有很長一段兩人都待在一起,不足為奇。

まあ、時間有限,就挑不同的地方來說吧。用完餐後不久蜻蛉切就和其他人分開,一個人去了演練場。接下來整整兩個小時都在進行耐力強化訓練,沒有從演練場離開一步。差不多八點五十五分回自己房間拿換洗衣物,直接到澡堂去。洗完澡後先是保養了一下刀裝,又讀了幾頁從歌仙那兒借的萬葉集,十點半準時就寢。』

 

完全是教科書程度的作息表啊。青江說著,彷彿談論模範生一般略顯戲謔的聳聳肩。

 

「藥研君送晚餐到手入室的時候,蜻蛉切君在做什麼呢?」

 

「他準備好碗筷跟坐墊之後,立刻就到大廳請審神者小姐過去用餐了。」

 

「曾經在澡堂和藥研君或明石君擦身而過嗎?」

 

「不,他是事先敲門確認過澡堂裡沒人才進去的,而且去的路上也沒看見別人。」

 

「也就是說,藥研君的不在場證明不完整,而蜻蛉切君則是從晚餐過後就沒有不在場證明了。」

 

「是呀。有這麼多空檔,就算是要偷偷綁架某個人,時間上也很充裕。」

 

「……充裕、嗎。」

 

「怎麼了,還有其他問題想問嗎?」

 

「不、請繼續。」

 

除了這三人以外還有其他的嫌疑人呢、先認真聽完全員的證詞再作深入考慮比較好。

 

 

『第四個嫌疑者是長曾祢先生。

長曾祢先生整天都待在手入室沒有離開。他還記得藥研來送過飯跟止痛藥,也記得藥研沐浴後來替他換繃帶的事,不過很遺憾都不知道準確時間。因為他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昏迷,只要一醒來手掌就疼得鑽心,根本沒有心思注意時間。』

 

「……還真是模糊的情報呢。」


「我也很想整理一份更明確的證詞,可惜長曾祢先生說了只記得這些。況且審神者小姐特地交代大家絕對不能在長曾祢先生面前說溜嘴,我也只能旁敲側擊。」


要是他知道蜂須賀失蹤了一定會不顧自己的傷勢出去找人。


不,最糟的情況下說不定會直接發瘋?


青江正推測著事情後續,卻聽見石切丸沉聲問:「長曾祢君沒有昏迷的時候是否聽到、看到可疑的聲音或人影?」


「哦……這麼說來,長曾祢先生還跟我說了一件事。」青江笑道,「他還處於半昏迷狀態的時候審神者小姐可能來探望過他。在半夜。」

 

 



『那麼、終於輪到第五個嫌疑者了……』

 

「石切丸。」

 

青江的聲音極盡溫柔之能事,臉上卻掛著看好戲似的笑容。

 

……?

 

房間陷入了彷彿要將一切聲音吞沒殆盡的靜寂中,遠處模糊的風聲近乎空泛地一遍遍傳入兩人耳中。

 

青江喊出的名字毫無疑問地是自己的名字。

 

 

「最後一個嫌疑者就是你呀。」

 

 

一時之間,世界靜默。







TBC


 
评论(3)
热度(23)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